跑步

应县木塔歪斜已久维修方案24年未敲定

2019-06-09 07:58:4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儿童反复发烧
儿童反复发烧
小孩病毒性发烧要几天

我们山西人都知道山西有一座名塔——山西应县木塔,这座名塔可谓蜚声国内外,但是本身却百病交加。早年,就有专家呼吁要保护盒修缮应县木塔,但是24年过去了,这一方案才最终被确定下来。

位于山西应县城内高层木结构佛塔建于辽代清宁二年,与巴黎埃菲尔铁塔和比萨斜塔并称为世界三大奇塔。木塔如今虽仍屹立不倒但已百病交加,第二层倾斜尤其严重,随时都有可能坍塌。

歪斜的应县木塔

从1989年起,我国就开始研究应县木塔保护工作。到如今24年过去,修缮方案却迟迟没有敲定。今年7月,山西省文物局召开会议,对修缮方案做出审核,预计今年9月将上报国家文物局。

应县木塔多处损坏,二层面临坍塌

据了解,目前塔内存在柱身及柱头开裂、柱脚劈裂现象,另外木塔还有300余处残损。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的监测表明,目前木塔整体和局部倾斜变形都在继续发展。由于木塔周边常年主导风向是西南风,因此木塔主要是塔身的一、二层明显向东北方向倾斜。

山西省文物局文物管理处副处长白雪冰告诉,木塔二层在上世纪解放战争中遭受了炮弹的摧残。1934年,民国政府对木塔进行了一次“大维护”,拆除了各层间的泥夹墙和斜戗,换成了现在的门和窗,大大降低了各层的抗侧移刚度和承载能力。综合了其他方面的原因,局部残损之后影响到了木塔的整体结构。

木塔历经磨难,为何24年还敲定不了一个修缮方案?

白雪冰表示,正是因为木塔是独一无二的文化遗产,所以维修起来才要慎重。

“木塔出现的问题是综合性的,十分复杂,我们要分析木塔的结构、材料和受力。材料的受力点有多大,什么情况下会失稳,这都是要仔细分析的。要原汁原味保持木结构的高层建筑,相关部门十分慎重。”

白雪冰认为,只有尽可能地多去研究,更详尽地去推测一些不可知的因素,每一步都经过实验分析,这样才能确保万无一失。

至于迟迟不大修的原因,白雪冰说:“我们希望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会给它做手术。我们希望做完手术之后,木塔能够至少要再保存一千年。”

虽然大修的方案还尚未通过国家文物局的审批,但是当地对木塔的维修一直没有停止。“我们现在一直有条不紊地在对木塔进行保养工作,游客也只能在木塔一层参观。”白雪冰表示。

木塔修缮工作从未停止

专家曾提出多种方案

从1989年到现在,专家们针对木塔的修缮已经提出了5个方案。但经过慎重论证,最终这些方案在2006年都被否定。白雪冰介绍道,这些方案都无法完全保证尽最大可能保留木塔的完整性和原真性。

“木塔的保护工作一直没有停止,今年7月17日我们请全国专家对底部三层加固方案做了一个评审。现在让设计单位去修改,修改完之后会上报国家文物局,文物局也会主持专家评审。国家评审通过了今年就能实施修缮。”

据悉,此次要审核的是由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提出的“现状修缮”方案,也就是在保持木塔现状的情况下对其进行加固。

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主要从事着木塔修缮的技术研究工作,除此之外,山西省古建筑保护研究所、国内许多知名大学都参与了这方面的研究,对于木塔修缮相关部门已提出了很多意向性的方案,主要有“落架大修”、“大支撑”、“抬升方案”和“现状维修”方案。这些方案都有各自的可行性,然而专家们考虑到的每种方案的不足,都成为了方案最终不能施行的依据。这些年,经过专家院士们不停的评估和比较,一些有缺陷的方案逐渐被放弃,而9月份即将报审国家文物局的“现状维修”的方案,是目前专家们眼中最稳妥的、风险最小的方案。

木塔并不是危在旦夕

现状修缮可以解决问题

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副院长侯卫东说:“木塔目前的主要结构,梁、柱都挺好的,它们之间的连接方式目前状态良好,这也是专家们的主流认识,木塔按照现在的结构方式和材料,没有外界说的很大的风险,它实际上是很稳定的,它很健康。”

那么“现状修缮”的方案能否真正解决木塔的残损状况呢?对此,白雪冰解释:“这就相当给一个行动不便的老人拄上一根拐杖。木塔已经一千年了,我们尽量对它实行干预最小化。”

而侯卫东说:“这种方法可以控制木塔的致命伤不继续发展,让木塔身上的‘癌细胞’不再继续扩散。把木塔的倾斜支撑起来,将木塔的致命伤医治好,虽说不能完全去除病根,但是木塔的安全状况就可以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得到改善,并且这种方法对木塔的伤害最小。”

据悉,在世界现存古木建筑中,年代如此久远、形体如此高大的古木塔已是孤例。

修缮是否为了申遗?

据媒体报道,2011年,应县木塔启动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行动,同年7月,应县文物局完成应县木塔的申遗文本,年底前,完成了《应县木塔保护规划》,并计划在2013年申遗成功。

针对络上对于“争论许久无法定夺的修缮方案选择在这样的时间点出台,会不会是因为要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疑问,白雪冰告诉本报,这次“现状加固”方案的报审只不过是相关部门多年工作的一个延续,跟申遗没有关系。

而侯卫东说:“说维修是为了申遗,完全就是混淆视听。木塔这么多年一直都在修,虽说没有大修,小修小补也没有停过。这次就算申遗专家们到现场的时候我们还在修,也影响不到申遗。”

从1989年到现在,许多曾经参与木塔修缮工作的专家和工人们,如今多数也已经离开工作岗位。柴泽俊曾是山西省古建筑研究所前所长,对木塔有着细致的研究和深厚的感情。如今已近80岁高龄的他在中对说道:“我建议你们坐上去应县的大巴,登上木塔去看一看木塔已经损坏到什么程度了。”

今年9月份,山西省文物局将把木塔修缮方案上报国家文物局审批。侯卫东告诉,如果这个方案能够在9月份确定下来,那将会是一个转折点,将结束这么多年专家们对木塔的讨论,下一阶段就会转入如何具体操作阶段。

(旅游责编:杜宝英)

涂料行业山寨成风 打假维权刻不容缓
广州婚庆一条街攻略 广州选购婚纱小常识
家具市场销售下降 中国家具卖场未来形势堪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