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逆乱战神 第四百一十四章 乱起天玄

2019-10-12 22:01:0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逆乱战神 第四百一十四章 乱起天玄

风像是从四面八方而来,化雪时的冷充斥着天地间,仿佛要灭绝他这个外来人。

山路蜿蜒,李霄云选择的是走路,这是不是他对仙剑门产生的最后敬意?

抬起头就可以看到山巅之上那璀璨的大殿,距离绝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远,对他而言只是瞬息之间的事。

这时,高天传来炸雷般的质问声:“来者何人?”

这声音听起来极具气势,宛若龙吟,震惊八方。

那远山之巅冲来了一束光,一个背剑的男童来到了他面前。

看到这个男童,他就想起了金鱼孩提时期,都是正值生命的起点,一生的命运却截然不同。

金鱼长大了,可是他却要死在自己手里,这就是命运,几乎没人能更改的命运。

他杀了这个孩子,但他并没有让这个孩子多么痛苦,只是在无声无息剥离他的灵魂。

他的心在滴血,可是他却没法子改变这一切,所以他只能继续杀人。

在他扼杀第十六个剑童时,终于有人怒了,无法遏制的怒火像是野火般在天地间燃烧了起来。

嗖!

战剑劈开了苍天,截断了李霄云的杀戮,那神光氤氲的山巅之上顿时有人横冲而来。

“畜牲!你算是个前辈级的人物,怎么就做出如此猪狗不如的事情?”

凌风脸色冰冷,深邃的眸子里已填满了滔天怒火,手中的剑冷冽的可怕。

“你这是正式像我们宣战?”凌风凝视着躺在血泊里的孩子,眸子里充满戾气。

“是的!”李霄云道:“不只是仙剑门,整个天玄都将是我们的。”

“你的?”凌风冷笑道:“你怕是已经成了他的狗吧!”

李霄云走来,笑道:“有的时候做狗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至少可以保全家人

。”

“狗就是狗,一只狗又如何保全家人?”紫怡站在凌风身后,眼眸里没有了昔日的慧黠,已被冷漠所取代。

如果玄琴在这里,他一定会感到惊讶,因为现在的紫怡竟也迈入了大乘期,追逐他昔日的足迹。

时间真的可以改变一切,昔年的青涩早已褪尽,她出落的更加完美,亭亭玉立,多了一份伤感。

虚空中瞬间出现了很多人,可是没有一个人能像夜天这般从容,这般无视一切。

一个李霄云不值得他放在眼里。

一袭黑衣,他就像是一柄出了鞘的绝世利剑,一头浓密的黑发飞舞,宛若垂帘三千尺的黑色瀑布。

“是那小子叫你来的?”夜天淡然说道。

修为到他这种地步,生死已见的太多,几个孩子的性命看的也不会那么重要。

这不是无情,而是天性使然!

一个经常杀人的人或多或少都有些漠视生命,他也不例外。

李霄云没有开口,一个准备送死的人看的往往淡,多余的解释让人觉得你这个人懦弱。

他出手了,大步一迈,横跨虚空,火热一拳直接轰向夜天,不朽神力扫荡八方。

天地大晃动!

夜天未动,气势磅礴,杀意却充斥着天地间,像尊久经杀戮盖世战神,心绪没有丝毫凌乱。

待到李霄云近身,他才动了,滂沱杀意化为无上杀剑,宛若横穿太古的王永恒之光,要绝杀古今。

这一剑

这真的很可怕,仙剑门护山大阵开启,无穷的神光流溢,隔绝一切契机。

李霄云大口咳血,眉心溢出一道血迹,那一剑伤害了他,那个男人随手一击就足以让他重创。

两个人的差距太明显,神跟和神王之间的差距本来就是一个天一个地,根本就无法逾越,只是几个别例外而已。

夜天似乎没有动,可是却又仿佛无处不在,他手中没有剑,他的剑在心中,亦或者他自身本就是一柄剑。

无敌的千丈战剑再度破灭层层虚空,李霄云来不及躲避,然后他就看到自己下半身坠落。

他来不及发出任何吼叫,无敌的一剑已泯灭了他魂力,亦摧枯拉朽般绝杀了生机。

夜天袖袍一挥,黑色的长衫在风中猎猎作响,那头浓密的黑发肆无忌惮飘舞,十分冷漠。

李霄云陨落了。

夜天忽然面对众人道:“时间不多了,我留下几个人,其余的人必须每一个都送走。”

没有人吭声,他的话向来很有效。

“都散了吧!”凌风说道。

该走的都走了,留下的人已不多,但也有那么几个,诸葛流风就是其中一个。

这个家伙这副样子永远都不会变,依然很胖,依然十分忍心的留着刘海。

他留下的理由很简单,玄琴离开的太久,万一某一天玄琴回来了?陌生的面孔太多,所以他决定留下来。

紫怡也没有走,凌风也没有,一些仙剑门元老更没有,毕竟危机正在慢慢靠近,撒手不管有些不太好。

已步履蹒跚的灵霄缓慢的出现,凝视着那些失去生命的孩子叹道:“该来的终究来了,永远都躲不掉得。”

夜安静的没有任何旋律,山头上的风极劲而有力,花草树木又覆盖了一层薄冰。

这样的夜晚太冷,不见明月,明月已死,唯有风雪般的寒意不见好转。

紫竹林,一张精致的石桌,四张固定的石凳,桌上有酒,更有精彩博弈的棋局。

人生如棋,命运难测,又有谁可以否定自己的未来?

凌风给夜天倒了一杯酒,夜天的手指捏住一颗棋子,思绪却在飞速的翻转着,寻找着自己的“生路”。

这盘棋非常精彩,像是两军交战,有人却守住敌军必经的关卡,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感觉。

有的时候,人生就如这盘棋,狭路相逢勇者胜,失与得之间平衡就看你手中的筹码了。

你若放不开,你若固步自封,你若规规矩矩,那么你永远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结果。

人生路太长,破羁绊,破规则,方可走的更远,这个道理夜天懂,所以沉寂在他手中的棋子下了下去。

他愉快的喝了一口酒,然后再愉快的瞟了一眼凌风,就好像已凯旋而归的将军,已歼敌千万。

凌风在思虑,可是这盘棋已成了定局,考虑的太多也无法力挽狂澜,输赢已见分晓。

他沉寂了片刻,缓慢的拿起杯中酒抿了一口,却不知道已是什么味道。

“你太执着了,也太放不下了。”夜天站了起来,慵懒的伸了一个懒腰。

他又道:“这几天魔界要乱了。”

“那你打算怎么做?”

“静观其变,说不定会去一趟魔界。”

“你想去帮冷绝天?”

“我好像只有这样的选择。”

凌风叹了一口气,道:“他真的强大到不可一世?”

夜天点了点头,说道:“即便我已迈入神王境,即便集合天玄最顶阶人也无法对他构成威胁。”

“他成长的太快了。”凌风苦笑道:“只是不知道现在的玄琴修为又到了怎样的境界。”

夜天道:“他同样深不可测,恐怕他已到达了天界。”

他又坐了下来,接着道:“也许在将来的某一天玄琴真的会回来。”

可是事情真的这样么?

两个人之间又开始平静了,紫竹林却在夜风中“唰唰”作响,仿佛妙曼的音律。

这并不是幻觉,笛声从远处而来,穿过了漫长的石阶,才传到了他们耳朵里。

这是一个女人,一个很美的女人,在寒风中看起来极为恬静,绝美的容颜上却多了一份忧虑。

“两位前辈,魔界将会大乱,千凡的爷爷将会前往魔界。”欣瑶放下了玉笛,淡然的凝视着他二人。

“千凡还有什么需要你传达的?”两人几乎同时开口。

易家怎么选择,他们不便过问,可是千凡就不一样了,毕竟他是玄琴极为重视的兄弟。

……

前方在破晓的晨曦中显得有些朦胧,浪花一朵朵,赤水河反倒像是一片无边无际的大海。

玄琴负手而立,浪花前行,仿佛破冰的风刃,在这无边赤水河极速前行。

那一战早已结束,至于结果,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

成王败寇,他并没有击杀北风,而是选择留他一命,这或多或少有些出人意料。

但他却始终坚持这么做,有的时候杀人并不能解决一切问题,而杀人也并非最直接最有效的法子。

处理事情的方式有千百万种,只是看个人选择而已。

玄琴既然做了选择,那么就没人能改变,任何人都不能改变。

迎面有风,风冷如刀,他忽然想起了一个女人,想起那个跟风一样冷的女人。

龙影,这个名字比较偏于中性,这倒十分符合她的性子。

她本来就是那么一个人。

这个女人带走了属于她的一切,包括那段时间两人在一起的快乐时光。

玄琴微微皱眉,心绪有点紊乱,这个女人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你是不是又在想那个女人?”逆月在笑,可是她的笑却让人她并不是在笑。

玄琴苦笑,只有苦笑,自己身边的女人真的一个比一个聪明,一个比一个让人害怕。

“没有的事。”玄琴狡辩道:“我只是在想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到达通幽谷。”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手术贵吗
广州建国医院周日有专家吗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可以报销吗
广州建国医院专家号多少钱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是否可用医保卡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