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北京停车位被曝多重倒手数亿停车费去向不明

2019-10-09 02:02:2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北京停车位被曝多重倒手 数亿停车费去向不明

央视财经曝光:北京停车位多重倒手三年数亿停车费去向不明

停车位作为城市的公共资源,一直备受群众关心。按照官方公布的停车位的数量,经过简单计算就可得出每年的停车费应该是数以亿计的巨额资金,但奇怪的是,2009年、2010年北京从停车公司所收上来的占道费只有两三千万,而最近的三年停车费究竟收上来多少,居然没有人能说得清。停车位作为稀缺的公共资源,它属于公共,得自于公共,也应该用于公共,那么这笔钱究竟去那儿了呢?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从北京的一位停车收费员开始展开了调查,来看看他的新发现。

车位层层转包停车收费员每天工作10小时只为完成承包任务

这是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在北京建国门附近停车场拍摄到的画面,在这个停车场,我们认识了收费员老张。这一天,北京的气温骤降,寒风中老张一边看着车,一边吃着自己的午饭。

:这一天真挺忙的,我看你吃饭都拿着包子?

停车收费员老张:我跟你说我一顿饭吃两个小时。

:什么意思?

停车收费员老张:就是说吃个饭,车来了放下照顾车,一顿饭(吃)到两小时。

:一顿饭吃下来得两个小时,真辛苦,我看你紧跑。

停车收费员老张:没有时间吃饭。

就在和攀谈的过程中,老张发现又停进来一辆车。他放下手中吃了一半的包子,快步上前将计时收费条夹在了汽车的风挡玻璃前。

:那像你们打工的一个月给你们开工资是吗?

停车收费员老张:对。

:那能开多少钱一个月?

收费员老张:5000。

老张告诉,干停车收费这个行当挣的都是辛苦钱,每个月这5000块钱并不好挣,甭管是风吹日晒,还是酷暑寒冬

,每天都要守在路边,起早贪黑地忙活。

:早晨几点开始收的?

停车收费员老张:7点到11点。

:一天啊。

停车收费员老张:16个小时。

:整整是一天。

停车收费员老张:一天16个小时。7点11点。

在建国门附近这个停车场,老张已经干了两年了,365天,老张几乎每天都得上班,每天十多个小时拼命工作,由于没有底薪,想要拿到5000元的工资就必须要完成承包任务。

:一天多少任务给你定

停车收费员老张:一天他是一个月多少钱。

:一个月多少钱您这样收?

停车收费员老张:两万。

:一个月两万。

停车收费员老张:对。

:那你们这个是一个月一交,还是每天交。

停车收费员老张:一个月一交。

:一个月一交。

停车收费员老张:这个钱交不上扣工资,钱要多余的提成。

:那怎么提,多余的?

停车收费员老张:三七提。

老张负责看管收费的这片车位,位于东长安街延长线建国门外的建华南路,这个地区属于北京市商务中心区的核心地区。按照北京市的规定,这个地区属于一类停车场,收费标准一台车每小时10元钱,每个车位公司要上交35元。老张说,这些停车位被他和另外一个管理员承包下来,以这个路口为界,路口南侧这个区域25个车位归他管理,每个月完成2万元的任务。

我们给老张算了一笔账,按照每天8小时计算,每个小时一个车位10元,8个小时应收80元,25个车位每月应该收入6万元。每天公司除了每月派人收钱以外,对于他们这些收费管理员根本没有什么管理。

:那平常你们会去公司吗让你们?

停车收费员老张:不去。

:不去,你去过公司吗?

停车收费员老张:没去过。

:从来没去过。那你见过老板吗?

停车收费员老张:没有。

调查发现,有着停车管理经营权的都是各个停车管理公司,但是这些停车公司自己经营的很少,很多路侧停车场都被他们转包出去,有的转包给其他的公司,有的直接转包给个人,有些停车位甚至会转包几次,承包的方式也是五花八门。

北京市朝阳区工人体育馆北路,路侧停车场停车管理员李师傅,今年46岁,干停车收费员这行已经2年多了。今年10月初,李师傅个人承包了工人体育场北路北侧,二环路至春秀路口35个路侧停车位,这个地方属于一类地区,按规定每小时停车费10元钱,我们按照工作8小时计算,李师傅每个月应收停车费84000元,不过,李师傅说,他承包的这些车位远离商场、写字楼等繁华地段,很多时候,都停不满,所以承包费也相对比较便宜,李师傅每个月要交纳承包费一万元。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你们就交给段长,你们就每月15号交钱,给他们交,是先交钱,还是1万块钱,还是说到月底给他1万。

停车收费员李师傅:肯定是先交钱才给上岗。

用李师傅的话说,他属于“先交租子,再干活”。每月不管赚不赚钱,必须先交1万承包费,然后剩多剩少就是自己赚的。对于35个车位1万元的承包费,李师傅坦言并不高。

:一个月收费,你觉得你一个月收1万35个车位,在你们收费里面算高算低啊?

停车收费员李师傅:低的。

:高的收多少钱任务?

停车收费员李师傅:高的有9个,一个月交2万8。

:9个车位2万8。

李师傅承包的车位并不是一个人干,35个车位一个人照顾不过来,于是李师傅还找了一个合伙收费的,据李师傅介绍说他的这个合伙人,就是9个车位2万8的承包者,由于承包费太高,根本挣不到钱,干不下去了,随后才找到李师傅共同承包了这里的车位。李师傅告诉,他的车位并不是直接与停车管理公司承包的车位,严格地说他这些车位,应该算是他“三包”到手的,车位是“三包”,对于他个人来说是“三无”即没有与停车公司签订合同,也没有底薪,更没有保险,生活也就没有了保障。在他看来,最赚钱的还是拿到这个路段经营权的停车管理公司。

在李师傅看来最赚钱的还是拿到路段经营权的停车管理公司

停车收费员李师傅:老板不但是挣钱,老板有二老板,还有三老板,老板不用什么,什么事二老板,二老板又给三老板,就是段长。

:这就是,那相当于这就是坐在家里头等着收钱就行了。

停车收费员李师傅:对。

根据北京市现行非居住区占道停车场划分为3类区域。一类地区每小时10元,超出1小时后,按照每15分钟收取3.75元,每小时15元。二类地区每小时6元,超出1小时后,按照每15分钟收取2.25元,每小时10元。三类地区每小时2元,超出1小时后,按照每15分钟收取0.75元,每小时3元。一、二、三类地区晚上9点至次日7点每2个小时收取1元。

不过,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在调查时发现,由于一类地区停车费高,所以实际收费过程中很难严格按照标准收取,收费员和车主讨价还价的情况非常普遍。除此之外,为了多赚钱,超出规定停车总数,见缝插针的情况随处可见。[1][2]下一页超出规定停车总数见缝插针的情况随处可见

建国门外的建华南路,路边收费指示牌上清楚地显示,停车位的经营者是北京远安停车管理有公司,车位总数只有18个。但在这里停放的车辆并没有按照规定停放到停车线内,几乎全部是竖着并排停放。在现场仔细数了一下,共停放了38辆车,比规定的多出了一倍。这样一来,收入必然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如果按照18个车位计算,每个车位停放10小时,每小时按照10元收取,一个月停车费收入为54000元,如果增加到38个车位,一个月停车收入将达到114000元,一个月就要多收6万元。

而类似的情况在北京比比皆是,为了增加收入,很多地方即使划上了停车位,但是根本不按规定停车,排放整齐的车位停车时都成了斜着停,这是西直门附近的人民医院北门路侧停车位,原本南北停放的车辆,全部东西停放,原本就不宽的马路显得更加拥挤。原本可以停一台车的车位,只要一斜着,一个车位至少可以停2个半汽车,所以,如何摆放车辆,是决定着赚钱多少的秘密。

层层转包是目前北京停车位管理的一个普遍现象,停车公司拿到经营权之后,为了转嫁人员工资五险一金等费用,不断放外分包,这就最终导致城市的停车位管理“无序化”,经营“私人化”,停车收费“随意化”。

神秘公司垄断一类地区停车位政府工作人员称问题敏感不愿多谈

划面中这些高楼林立的地方是北京市西城区复兴门附近的金融街,这里聚集了包括中国人民银行在内的多家金融监管部门,还有国内外大型金融机构和国企总部,停车位成为了这里最稀缺的资源,平日来在这里办事,想找到一个车位是件难事,这里路边停车场的生意也是异常火爆,以承包车位的名义与这里的收费员攀谈了起来。

停车收费员:金融街这地你包不了,金融街统一的,都是有一个金融街,就像我们公司似的垄断的,明白吧。

那么小小的停车位是怎样垄断的呢?为了验证收费员说的话,走遍了整个金融街,结果发现,金融街多个街道路侧停车收费指示牌均显示,经营单位都是一家名为北京融路通咨询服务有限公司的单位。

那么这是一家什么样的企业?到底掌控着多少金融街路侧收费停车位呢?在北京市企业信用信息查询到了这家公司。信息显示,北京融路通咨询服务有限公司2000年成立,主要经营项目为经济信息咨询;建筑物清洁服务;机动车收费停车场;复印打字,注册资金仅为10万元。随后,又登陆了北京市交通委的官方站,在停车场备案系统中,查询到,北京融路通咨询服务有限公司掌控了金融街所属路段,路侧占道停车位309个,并且在金融街地区,负责路侧占道停车的公司仅此一家。

那么,北京融路通咨询服务有限公司到底是怎样的一家公司,它又是怎样在金融街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段,拿到如此多的车位呢?按照北京融路通咨询服务有限公司在工商局备案的注册地址,来到了通泰大厦B座418室。在这里我们遇到了一个更为蹊跷的事。通泰大厦B座418室大门紧闭,门上贴着一张迁址通知,但奇怪的是,落款并不是融路通公司。这个神秘的公司会在那里呢?随后,来到大厦一层物业客服中心进行问询。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B座418有一个融路通停车公司,在这儿吗?

客服工作人员:您再重新说一下?

:融路通公司

客服工作人员:现在是没有这家公司

:没有这家公司是吗?

客服工作人员:没有

在北京金融街掌握着寸土寸金309个停车位的融路通公司到底在那儿呢?神秘消失的公司,又是如何拿到金融街停车位经营权的呢?经过详细交谈,这家公司的收费员向讲述了实情。

停车管理员:这金融街属于政府的,西城区政府的买卖,都带着国字号的,国企。

:那你说,打个比如说这个停车位,比如外面公司公联(停车公司)跟你们竞争了,能拿吗?

停车管理员:金融街不给,公联(停车公司)不是不想拿这个,金融街不给。

:那要这么说,这车位属于国家资源呀。

停车管理员:他国家资源他是属于审批,我批给你,金融街当然就批给我,咱们要到那,弄得这一块,弄得这么夸张,那他给你划,市政管委,交通队,给批去,好像挺复杂的。

那么,这个神秘的融路通公司到底是怎样的一家企业呢?在北京市企业信用信息看到,原来这家公司的投资方是北京金融街物业管理有限公司。自己掌握的地盘,当然由自己公司经营。那么,融路通公司是怎样经营这片停车场的呢?这位收费员说,他管着十几个车位,每个月都要完成1万块钱的任务,超出的部分他与公司进行2/8分成。在他看来,这路侧停车位简直就是一块“唐僧肉”,干这个买卖是稳赚不赔的,并且公司几乎没有什么成本,雇些收费员,定好任务,就坐等收钱了。

停车管理员:凡是这地没本的买卖,不像你开饭馆,开饭馆你还要买菜去呢。

:怎么没本了。

停车管理员:有什么本,这马路要不停车,他还是不是马路,人交没交养路费,你划一趟线你就收钱啊,你还收这么老贵。

金融街路侧停车位,属于一类地区停车,如果按照该公司309个车位,每个车位停放10小时,每小时按照10元收取,每月停车费收入为92700元,全年的收入将超过千万。按照规定:一类地区的缴纳标准是每个车位每天35元,309个车位全年应向政府缴纳占道费394万元。那么,这家公司缴费的情况又是怎样的呢?作为收取该项费用的主管部门,北京市西城区市政市容委那里是不是应该有一个明确的记录呢?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找到了主管该项工作的西城区市政市容委交通科。

:想跟您核实一下,停车企业缴纳占位费的事儿。

西城市政市容交通科工作人员:我们领导出去开会去了,开战略会议,下午刚走。

:现在那个科在管这个事儿呀?

西城市政市容交通科工作人员:交通管理科,就是我们科。

交通科的工作人员以领导不在为由,对提出的问题并没有给出明确的答复。对于提出的采访需求,他们以问题比较敏感为由,拒绝了的采访。

西城市政市容交通科工作人员:现在全国各地大中城市

,停车费上缴财政的问题,这块应该说是比较敏感的。

一个原本公开、透明的缴费数字,在这里却变成了一个敏感问题,是什么原因,不得而知,采访时多次与西城区市政市容委联系,但直到节目播出西城区市政市容委仍然没有给出解释。

注册地址不见公司的踪影,对于这家公司每年上千万元的停车费的去向,也成为了一个不解的迷。据官方的数据显示,截至到2014年10月底,北京市共有经营性停车场有6342个,经营性停车位171.3万个,非经营性停车位约110万个左右,总计281.3万个车位。路侧占道停车场、停车位47175个,其中西城区11706个,占到了全市路侧占道停车位的近四分之一。11706个车位按照规定应该缴纳停车占道费1.45亿元,

一个注册资金只有10万元的小公司,却掌握着金融街309个停车位的经营权,每年的收费超过千万,那么它一年给政府交了多少占道费?它是怎样拿到经营权的呢?我们试图按照注册地址寻找答案,但却找不见公司的踪影,每年上千万元停车费的去向,也成为了一个谜。事实上,在调查时发现,这样的情况在北京远不是个例。

原标题:北京停车位被曝多重倒手数亿停车费去向不明

稿源:光明

作者:

前一页[1][2]

积分小程序网站
微信公众号怎么开店
如何制作微信小程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