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遗失的云图 第八十一章 又见南氏九剑

2019-10-12 20:35:1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遗失的云图 第八十一章 又见南氏九剑

她屏住呼吸,试探着大胆地伸出手来。

少一见此情形,宛如下巴给冻掉般,整个人木在原地,他彻底被咕咕胆大妄为的二百五精神给石化了。

待他放下举得酸痛的手臂,把银杉木拎在手里,此时,少一看到的是这样惊人的一幕:

咕咕正将温暖的小手放在冰原狼的鼻梁上,那大家伙不仅没有生吞活剥了她,反在伸出了舌头,一再地舔着她的手心,这样一下,两下,三下……

闹得咕咕不停地傻笑,“呵呵——呵呵——”。

咕咕伸手将少一手中的杉木棒槌要了过来,她二话没说,对着兽夹上的铁链接口处就是猛地一砸。

仅仅此一下,少一只听到:“嘣——”、“啪——啪啪——啪——”

锁链轰然炸开,几个碎片四散而飞,深深地扎入树干中、嵌入地下、打在石头上……

让少一不觉出了身冷汗,心说好险。

冰原狼得到了解放,它带着伤,一跌一撞地跟在咕咕身后,冲着少一走来。

少一哪肯放松警惕,他从肩上抽出短剑少康,正对着有自己两人高的冰原狼,大喊:“别过来,你别!”

“哈哈哈……省省吧,你放松些。”咕咕拍拍少一的肩膀,笑道:“来,帮我把这家伙腿上的兽夹取下来。”

少一举着剑站在那儿,死死地盯着冰原狼,不肯走过去,直到他解读到咕咕脸上那一丝不耐烦,这才不情愿地收了剑,一点点地挪向这头大狼。

……

咕咕用杉木棍一会儿杵一杵这里,一会儿扫一扫那里

,还再一次仔细地排查了陷阱。

其间,咕咕也没忘记给少一详细地做着讲解:“你看,这是个一截梯子状的陷阱。在每一个边,都设置了一排陷阱。同时,在路的中间,猎捕人还不善罢甘休,又设置了一排。哼!难道这样,他就以为可以胜券在握了吗?!

“不成想,我们冰原狼更加聪慧!你看这脚印,分明是沿着小路在行走的冰原狼突然发现了什么情况,它及时地停了下来。

“然后,你看,冰原狼没有左移,也没有右动,而是,轻悄悄地,踩着原来的脚印倒着退了回去,又回到了自己原来的安全位置上,这真是计算得丝毫不差,啧啧!要知道,它当时是彻底脱离了陷阱的危险。”

少一听后,反驳说:“咕咕你说你的‘宠物’聪明,难道就真的聪明吗?明明,刚才它是由你亲手从陷阱里解救出来的哦!他自己掉进陷阱,又靠别人来解救,聪明何来,你怎么解释呢?”

咕咕说:“你看这脚印,说明当时冰原狼为了不让后来的狼群再次受到陷阱威胁,特意从这个梯子形的陷阱的外侧从头走到尾,然后,用后爪刨土、刨石块,把陷阱一个个地暴露出来。难道这举动不是为了惠人吗,哦,说错了,是难道不是惠及同类吗?”

少一双手交叉在胸前,很显然,他对咕咕的解释不是很满意,于是说:“咕咕你的确举出了足够多的例子,来说明你这个大宠物很了不起,一来没有吃下毒饵,二来为解救同类甚至冒着身先士卒的危险。可是,它终究还是被……”

咕咕对少一的挑战并不生气,她指着一处,说道:“你看,这里有一只小兽断了的尾巴,你可知道,如果可以还原当时的场面的话,冰原狼为搭救身陷陷阱的小狼崽,舍己而引动了陷阱的机关,在那捕兽夹再次启动的一瞬间,借机关之间的联动和振动,果断地用嘴叼出了小狼,结果自己逃之不及,被……”

少一看了一眼在咕咕身边俯首帖耳的特大号“宠物”,心里虽然服气了,嘴上却在说:“咕咕,你就编吧,继续编……”

他突然停了下来,咕咕从他突然变得严肃的眼神里感到了一丝前所未有的不安。少一在想:

谁会跑这么大老远跑来,只为置冰原狼于死地呢?要知道,大堰河村村民是一向遵照“不猎捕冰原狼”的祖训的。

那么,这个猎捕人所真正针对的,究竟是谁呢?

对此,少一产生了怀疑。

……

此时,黑夜漫上了雪原。

这是个没有月光的夜晚,虽谈不上伸手不见五指,但也给每一次行动都带来了极大的不便。

高大的冰原狼将脸凑到咕咕身边,感激地在她的小腿上蹭了蹭。

一狼,一女娃,遂好像约好的一般,摇摇摆摆、行动迟缓地趟过雪地,冲着近处的白桦林走去。

迟疑了好一会的少一也紧了紧背上的包袱,跟着她们进了林子。

柴火噼啪,鸡汤滚烫……

咕咕投了只烤熟的鸡腿给不远处的冰原狼。

少一则喝鸡汤喝得有点急,给烫得直跳脚,还禁不住在原地转摸摸。

咕咕碍于保护少一的小小自尊心,直当作没有看见。

“咕咕,你是怎么做到的?”

“啥?”

“我是说,这只大白狼,你是怎么降服它的?”

“你看,这冰原狼行动如幽灵一般,没有一点声音,咱们叫它‘白幽’吧!”咕咕所答非所问地,用手抚摸着冰原狼那蓬松的白毛,再次陷入了自己的沉思中。

突然,一道剑光稳稳地击中了少一眼前的雪地,“嗤——”白桦树下的雪被烫化了。

少一一个躲闪,衣角已经燃着,剑气掀起的雪花扑了他一脸。

咕咕和少一抹掉脸上的雪,这才看见一个剑气黑影从篝火旁闪过。

剑气穿过了旁侧一株四人合抱的老白桦树,留下椭圆形、焦干的一片黑土,正冒着残余的火星和热气。

少一小拇指扣响手中的银杉木,暗语对咕咕道:“陷阱的主人上门来要他的猎物了……

“少一你看这凌厉剑气是不是有种熟悉的感觉,此人一定是南岩,想不到他竟然追到了孤山脚下……”

白幽身体微微向后倾,露出透着寒光的獠牙,并不住地发出“呼呼——”的声响,咕咕忙对它低声道:“趴在这儿别动。”

少一死死盯着南岩快速移动的身影,丝毫不敢有任何松懈。

想来,那南氏九剑已快“致胜”,那一日剑阁前,少一之所以能以无招之招破了南尚长老那有“快、乱、准”之称的南氏九剑,实在是凭着天赋异禀的直觉,如果南尚当时肯再试第二次,恐怕少一绝没了第一次的灵感乍现,会早早输给了实力强、剑法狠的南尚长老……

今日,未经过训练的他恐怕不会有第二次天上掉馅饼的机会喽,掐算一下,胜算的可能几乎为零。

是啊,这世上有几个人真正和南尚过过招?

又有谁能比少一更清楚南氏九剑之“静”?

“南氏九剑”那内里所蕴含的千变可能,以及无穷力量,谁人又敢迎?!

试想一下,南岩本就比他爹聪明,懂得“灵活”运用剑法,他会不会背离他爹南尚长老的“乱”字宗旨,以“静”为主,“静”中求南氏九剑之“快”呢?真是尚未可知。

南岩是大堰河村同龄后生里、被大家公认的、最有可能先入初境的娃子,只因他性情执拗、孤傲,致使他在玄妙之门前徘徊,久未得门而入。

他自认为势在必得的少康剑,竟然一下被少一于剑阁之事中夺走,因不服,他的行为变得更加乖张、激进起来。

……

此时,冰原狼一动不动的,眼睛紧紧盯着咕咕。

咕咕清楚,若要白幽来对付南岩,二娃儿加一冰原狼,倒是有些平局的可能。

咕咕有所担心,因为冰原狼和自己从来没有过配合,如果今天让它鲁莽上阵,恐怕会生乱。

其实,就先前考察陷阱,咕咕就已所心里准备,看那些留下的迹象,咕咕料想到,这有可能是南岩所为。

一路走来,咕咕每有预见,也一直在处处提防着南岩的出现。迷雾松林,因少一突然丢失大量气血而终至休克,其后,又奇迹般自我复原,这过程中让咕咕一直忙于照料少一,忘记了去防范可能出现的对手。

现在想来,她很庆幸在那个慌乱的时刻没有遭遇到南岩,这样也给了她喘息的机会。

然而,南岩终究还是出现了,他选择在孤山脚下,在这里现身。

看来,也只是一战了。

在南岩看来,这上无忧洞的机会本来就该归属于大堰河本部族的子弟。

如今,少一要上无忧洞,那说什么也得先过了南岩他这一关。

此时,南岩轻轻落于白桦树的树枝上,他对咕咕和少一说:“此前的一招,那是奉送的。”

咕咕冷笑:“怎么,你要使出真本事来啦?真是‘本是同根生,套狼下绊急’啊。”

咕咕抽出缠于腰间的鹤骨鞭,并将手中的银杉木扔给了少一,对着树梢上的发小一个施礼,道:“南岩,您这一路上都没逢到对手,也就没机会出手,某不是因为郁闷才打起了那冰原狼的主意?”

辽阳治疗卵巢炎费用
乌海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重庆白癜病医院
辽阳治疗卵巢炎医院
乌海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