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郝云音乐肯定不是我的生命但我不会轻易放弃

2019-06-09 19:22:5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小儿发烧怎么办 怎样退烧快
小儿发烧怎么办 怎样退烧快
小儿发烧怎么办 怎样退烧快

郝云说,自己不知道暖男究竟是啥意思,但他挺会照顾别人,自己照顾得不太好。

是不是对生活不太满意,很久没有笑过又不知为何,既然不快乐又不喜欢这里,不如一路向西去大理。当年,郝云的一首《去大理》不仅让无数文艺青年萌生了辞职去流浪的念头,还顺便让大理成为了全国最热的旅游圣地。

郝云的歌里总有一种自由的味道,他唱歌从来不炫技,也总能用大白话唱出人们的心声。歌如其人,不像其他歌手总把音乐是我的生命挂在嘴边,在他眼中,生活中还有更多乐趣,比如玩车、修花园,甚至研究电锯......自在、洒脱、不纠结不较劲,一直是他的生活状态。

在美国当宅男 改车库修泳池其乐无穷

郝云与乐队

今年上半年,郝云给自己放了个大假,去美国住了半年,别人总说一个人在国外很无聊,但郝云却度过了一段相当充实的宅男生活

在那半年间,郝云一手包办了所有家务活,无论是休整后花园,还是改造车库、修泳池他都干得津津有味,可能我一直在那住,连园丁都都不会请,自己动手干活的时候,郝云觉得特别享受,再钻研各种工具,更让他感到其乐无穷,刚开始我买了个手动的锯,后来发现太累了,就买了个电锯。说到这儿时,郝云像个大男孩般学起电锯杀人狂的样子。

被问在美国的生活汲取了什么创作灵感,郝云大手一挥:先甭说什么灵感,最起码这半年没生过什么病,嗓子觉得很舒服,确实是空气对我们这行人来说就是至关重要的,影响太大了。一回来,就嗓子不太舒服,再加空气闷热,我们还老跑来跑去的,可能身体还是缺乏在中国的抵抗力。

除了生活充实,空气新鲜,郝云还在当地感受到了美国人民的热情:有一次我开车去了黄石公园,结果特别巧碰见海泉了,就和他鬼混了一晚,第二天从黄石公园往西,再往下一点,到旧金山,全程1550公里,14个小时,这是我单日驾车最高记录,期间走到口一段风口上不来了,这个时候有一个大概跟我妈差不多的一个老太太,头发都白了,也开一个大皮卡车,到我边上,露一脑袋,告诉我说这个口现在上不去了,你需要走什么什么路,从那边绕下一个口上去,我说我不认识那条路,我能不能跟着你?她说可以,那你跟着我吧,大概走了六七英里的样子到了下一个路口,要上路口的时候她停车告诉我,你从这儿上去就是,我说好,谢谢,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她那六七英里的路程她是纯属在给我带路,她们家的方向刚好相反,哎呀,把我感动的,我说,谢谢您,我说您像我妈似的,我还过去亲了她一下,老太太很高兴的就走了。

雨天开车救人 差点被当成流氓

与人玫瑰手有余香,在生活中郝云也是个热心肠,作为一个北京活地图,他清楚地记得哪个路口容易被淹,哪个桥底比较危险,北京只要一下暴雨,他就会开着自己的吉普车出去救人:朝外大街那边的丁字路口老爱淹,有一次一辆奥迪A8,还有一辆帕萨特,都被困在那了,当时没有救生绳,我就说,要不给你们顶出去把,后来给他们车都顶花了,他们还特高兴,还谢谢我。

但说来也好笑,并不是所有的热心肠都能换来好报,也有好心遇上驴肝肺的时候:有一回下雨,像帮一个姑娘,想拉她一段儿,我说可以送你,她说不用,我说我不要钱,我是好人,但她说,那我哪儿知道,总之就是爱搭不理的,当然那个姑娘确实长得不错,可能就因为长得漂亮戒备心比较强。

后来,郝云汲取了教训,拉顺风车的时候会带着媳妇,但没想到竟然还遭到了挤兑,这让他感到哭笑不得:有次一个阿姨上车时候还说,要不是副驾有个姑娘,我肯定不敢上车。

郝云说,自己不知道暖男究竟是啥意思,但他挺会照顾别人,自己照顾得不太好。

尽管爱好多多 但依旧最爱当卖艺的小青年

同行总把音乐是我的生命这句话挂在嘴边,可郝云却最不喜欢听的就是这句,音乐肯定不是我的生命,我要不做音乐,相信一样会活得挺好的。

郝云的确有很多地方可以发挥余热,他是歌不折不扣的汽车控,照他的话说,只要带轮子的都喜欢,以前玩摩托车,后来玩儿越野车,最近连遥控小汽车也玩得有门有道。

但这些爱好不足以让郝云改变现在的生活状态,还不至于让他放弃音乐:如果有一天我真的主动说不想写歌了,也不想再演出了,我也不想再弹琴了,我说那一定是因为我有更感兴趣的东西做,我相信如果真的到那天,我肯定不会痛苦,我也不会觉得可惜,因为那件事情会让我更幸福。

说起现在忙碌的工作状态,郝云坦言:其实现在挺幸福的,之前摸爬滚打那么多年,从小学琴,不就是为了能在台上和一帮好朋友演奏自己的作品,向大家展示我们从小学下来的技艺,还能赚到钱,让自己生活得越来越好,这不就是自己曾经一直梦想的状态吗,所以没什么好抱怨的。

对话郝云:春晚虽然俗,但它没强迫任何人假唱

郝云与《大事发声》主持人高旗

腾讯娱乐:你上过春晚舞台,也在全国地下所有的Livehouse演出过,你是怎么驾驭不同的舞台风格的?

郝云:我倒是想在春晚上唱《活着》,人家也不让,所以说这个分不同的场合,不同的事,事来了,如果愿意做,也不会违背自己的原则,那我会去做。大家说春晚的舞台非常俗,是,但是,春晚这个舞台没有强迫我去假唱,而我也没有见过春晚的所有导演强迫任何一个歌手假唱,只要在春晚上假唱的人一定是自愿的,所以没有人强迫我去假唱,我也在唱我自己写的歌,我为什么不去做呢?

腾讯娱乐:对《大事发声》这种新型的现场直播节目有什么看法?

郝云:我觉得这种节目真是越多越好,中国其实挺缺这样的节目的,那么多优秀的乐手、音乐家们,其实更多的时候很多优秀的音乐家他们有很多时候在很多场合是充当一个伴奏的乐手,不管是电视节目,还是什么节目上,像这样的节目,不管是从技术上,还是从音乐本质上,是更能体现尊重音乐的。我觉得首先是先尊重这些乐手,尊重这些音乐家之后才会尊重音乐。

腾讯娱乐:觉得什么歌适合在录音棚唱的吗?

郝云:比如今天唱的第一首歌《灯火》,和第一个曲子《高跟舞鞋》,平时我在音乐节和演唱会的时候基本都不会唱。比如说《灯火》那个歌,我已经不记得最后一次唱是什么时候了,更像是自己在家窝在沙发上唱的歌,平时没太有适合的场合去唱。

腾讯娱乐:很多歌里面写到了北京的很多大街小巷,怎么看这座城市?

郝云:北京这个城市对我来说至关重要,我从学音乐,从十几岁开始接触音乐,然后从事音乐这个职业,又以此为生,整个几十年的阶段都是在这个城市里发生的,所以这个城市对我的印象,我想抗拒都抗拒不了,根本抗拒不了。我觉得在这儿生活的每一个人,从事这个行业的,都抗拒不了,对我来说,尤其深刻。我可能更善于写我自己亲身经历发生的一些事,我也不太善于写全靠想象跟我没关的事,所以我很自然的会多写一些我生活的环境。

腾讯娱乐:现在国安那个赛场上都有郝云的歌,国安球迷都在唱郝云的歌。

郝云:太荣幸了,散场的时候几万人一块唱我那个《活着》,真来劲。

腾讯娱乐:快出新专辑了吗?

郝云:还没有,实话实说数量还没写够一张专辑。

是郝云第一次做正式的全国体育馆加剧场巡演,相比以往单个城市定制的演唱会有所突破的是,这次的冲动巡演是以系列形式开跑的全国巡回演唱会;他会将自己原汁原味的云式音乐用他的十年原班人马不打任何折扣的带到现场。

据悉,今年郝云即将展开个人巡演,这也是郝云第一次做正式的全国体育馆加剧场巡演。相比以往单个城市定制的演唱会有所突破的是,这次的冲动巡演是以系列形式开跑的全国巡回演唱会;他会将自己原汁原味的云式音乐用他的十年原班人马不打任何折扣的带到现场。

田馥甄35岁冻卵 档期太满恐无时间谈恋爱
中国孕育工程生殖健康中国行拉萨站启动
白领月薪过万染毒患上艾滋病 以贩养吸获刑15年
分享到: